• 戏剧之家杂志社
当前位置: 主页 > 论文范文赏析 > >详细介绍
资讯信息

国际传播视野下的中国“重大主题纪录片”界定

时间:2019-07-24 来源:《戏剧之家》杂志 作者:admin 点击:

  “纪录片是一个国家的相册”,这句话不仅表达纪录片对于一个国家的“记录”意义,而且意味着世界上其他国家同样可以通过“翻看”某一国家的“相册”,以达到了解这一国家的目的。而随着中国国力的不断增加,中国在世界舞台上的影响力正在不断增强,外部世界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渴望了解中国,这为来自中国的重大主题纪录片形成国际化传播提供前提条件。

  重大主题纪录片是为主题先行,但是纪录片主题并不等于纪录片的价值体系,这种差异会造成的误区在于:国际纪录片市场因无法归类中国纪录片,而不得不放弃原本很好的题材;在商业、法律、制式等技术层面的壁垒在制作前期并没有留够空间;又或者因为价值体系具有阻碍市场运作的色彩,而不得不在引入国际市场之前,进行大规模的改编,而这种改编又势必伤及中国纪录片的初衷。

  中国的纪录片,尤其是重大主题纪录片的投资主体以政府为主,从这个角度来说,中国的重大主题纪录片将先天带有投资者的印记。尤其是近年来,中国正在加大对纪录片的投资和扶持力度,大量资金进入纪录片领域,无疑给曾经疲软的纪录片市场注入了强心针。

  一、中国“重大主题纪录片”的界定及演变

  中国正处于发展快车道上。与经济发展速度并行的,是中国对于文化大国建造的诉求,这是中国影视从业者和研究者共同面临的新形势与考验。因此,重大主题纪录片不仅要借船出海,更要造船出海,不仅要造船出海,更要在世界纪录片领域打造“中国纪录片”品牌,从而阶段性地推进中国纪录片的国际化之路。

  但是对于重大主题纪录片的内涵和外延界定,国内纪录片业界仍然存在分歧。与此同时,重大主题纪录片的核心使命在于建构中国形象,树立中国品牌,这意味着,在重大主题纪录片的创作和主题选择过程中,首先需要解决形象定位的困境。

  重大主题纪录片,是重大主题文艺作品的子类别。笔者认为,重大主题文艺作品之所以冠以“重大”二字,是因为它拥有历时性和共时性。重大主题文艺作品承载着美学和艺术学价值,它需要反映一个时代的艺术特征,代表一个时代的美学价值,传递一个时代的精神导向。因此,重大主题文艺作品不仅是当代的时代主旋律的代表作品,也是后世读解当代文明的精神样本,这是它的历时性特征所决定的,因此,从题材意义上看,重大主题文艺作品必须承载着这一时代使命。

  但是,重大主题并不等同于重大革命历史题材、主旋律题材,而是包含这两种题材在内,站在美学的角度对文艺作品的属性进行关照。对此,向云驹先生认为:“用主题性文艺创作重新界定和组织包括主旋律文艺创作在内的重大时代主题的文艺创作,将会有更出色的表达效果,更加符合文艺发展的规律,也会使时代主题通过文艺作品予以表现时真正获得传播和接受。主题性文艺创作的这种天然优势应是破解叫好不叫座、叫座不叫好的当下文艺悖论、怪圈的利器。从文艺发展的历史来看,文艺长河中的一道波澜壮阔的潮流就是主题性文艺创作。文艺反映时代,历史上伟大的文艺作品都是对所处时代最重大问题、最深刻命题予以最独到揭示的作品。”(《主题性创作的“现象级”效应》《人民日报》2016年8月26日 第24版)

  向云驹对“重大主题”概念外延的拓宽,为文艺作品的创作和理论研讨打开一个新的视角,由此也可见,学界在对“重大主题”的理解中有其滞后的一面,在纪录片领域,这种狭窄的理解,也使得纪录片一度走入“重大主题纪录片就是红色题材,就是重大革命历史题材”的误区,这种理解,不利于纪录片创作和艺术形态本身的发展,更不利于纪录片在国际传播中发挥其应有的作用。

  实际上,纪录片作为电影历史长河中的一个片种,需要在艺术层面和价值层面同时拥有意义,才可称之为记录时代的作品。因此,重大主题纪录片,在内涵中应包含主旋律纪录片、重大革命历史题材纪录片等形态,但并不能等同于其中任何一项。而拓宽重大主题纪录片的内涵和外延,从文艺发展自身规律的角度界定其含义,一方面可以为纪录片创作者、研究者提供依托;另一方面,也使得纪录片回归于其本体,回归其作为影视艺术子类别的属性,其生命力会被再次激发。

  基于以上,笔者试图为重大主题纪录片做出如下界定:重大主题纪录片,是以故事为本体,以纪录片为体裁,以重大主题为题材的视听样态。因其本体的定位,将决定重大主题纪录片在创作论仍然回归纪录片本体,不以综合艺术论为指导,而是以影视语言为圭臬。而对于“重大主题”的定义,笔者认为,应是包含主旋律、重大革命历史题材在内的,基于国家形象建构诉求的主题。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通过对数据分析可得知,在所有付诸传播诉求的纪录片中,宣教作用、审美作用和商业作用是可以并行存在的,且三者之间的关系存在正态分布曲线,即:一部重大主题纪录片的商业价值、美学价值与传播价值,可以互为影响因素,这三个价值各自形成一条可以量化的正态分布曲线,而三条曲线的交集位置,是一部纪录片所诉诸的主要价值的体现。而这种均衡且不定性的状态,对于重大主题纪录片的制作和传播来说,就意味着要找到艺术、商业、宣传的最佳结合点,而非厚此薄彼的单一诉求。

  (一)体裁的再构成

  从体裁上看,新时期的重大主题纪录片正在面临再构的过程,这是因为,艺术是不断自我解构和互相重构的,一方面,技术的不断发展正在推动艺术的自我否定和变革,而与此同时,艺术门类之间也在彼此杂糅,从而衍生出新的艺术样态。

  在中国的电影市场上,纪录电影正呈现出开始发展的趋势:2017年,一部讲述慰安妇故事的纪录片《二十二》获得一亿以上的票房,而影片的口碑也随之打开,呈现出口碑与票房在一部重大题材纪录电影中双丰收的景象。同期上映的《我在故宫修文物》、《生门》虽然口碑叫响,但是票房收入并未达到理想预期值。从客观上看,纪录电影《二十二》的成功有其特殊的政治背景和民族情结,但是我们可以发现,观众对于纪录电影的形态正在趋向认同,即:观众愿意花费一张电影票和120分钟的时间,以主动观看的姿态观摩一部纪录电影。

  可以想象,在未来的电影市场上,纪录电影的传播力仍然有其发挥的空间。事实上,中国一直有制作优秀纪录电影的传统,作为中国制作纪录电影的前辈,中国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集团)在建国初期以及其后相当长的时间内,都承担着制作纪录电影的任务,在电视未普及的时期,纪录电影承担着宣教与审美的功能,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随着电视纪录片的热播,纪录电影热度减退。新世纪伊始,随着电影市场重新启动引擎,《战狼2》、《红海行动》等一批重大主题故事片成绩优异,因此,重大主题纪录电影搭乘电影市场的热度,有望开创更大的传播空间。

  新世纪的另一特征是互联网的兴起,“互联网+”模式同样衍生到纪录片行业,位于美国的流媒体巨头Netflix对包括电影在内的传统媒体形成碾压之势。在中国,纪录片的主流观众群正在向视频网站分流,针对于此,三大视频网站均推出具有流媒体特征的网生纪录片,值得关注的是,网生纪录片从选题阶段就对观众群形成清晰画像,在创作阶段对观众审美喜好针对性地投放内容。因此,可以想象,在互联网平台上,重大主题纪录片通过改变视角,仍然可以获得巨大的生存和发展机遇。

  随着信息技术的不断发展,纪录片也衍生出新的模式,在传统的电视纪录片和电影纪录片之外,“互联网+”前提下的纪录片样态——即“网生纪录片”打开了新的传播可能性。网生纪录片在传播层面与传统的电视纪录片和电影纪录片呈现本质不同:网络传播不仅可以打破纵向的时间格局,也可以打破横向的国家疆域,不仅如此,网生纪录片可以从数据、流量等方向的反推纪录片创作,这是一种基于技术条件下反向触达艺术的操作模式。因此,在电影纪录片、电视纪录片和网生纪录片并行的当下,即便面对的是同一个创作主题,纪录片创作者也需要站在完全不同的视角下思考创作。

  (二)传播模式多样化

  当下的纪录片传播渠道不仅样态丰富,而且分众趋势明确,这意味着重大主题纪录片可以摆脱单一渠道定制的传播模式,在立项阶段,就充分考虑电影、电视、新媒体平台各自的容量与传播学特征,在同一主题下为不同的传播渠道设计合适的传播内容。

  这一演变趋势,在各类纪录片奖项的评选中已经初露端倪,2018年1月,由中国广播电影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纪录片工作委员会、《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主办、纪录中国承办的2017年度中国最具影响力十大纪录片的获奖作品中,有基于网络传播的微纪录片《公仆之路》,有基于电视传播的《辉煌中国》,有基于网络传播的《了不起的匠人》,有基于电影传播的《二十二》,也有基于国际合拍和国际传播的《习近平治国方略:中国这五年》。由此可见,重大题材纪录片传播媒介的多样化形态已经形成,并且在每个渠道都能获得与其对应的观众群。

  但是,上述传播方式虽然拓宽了重大主题纪录片的传播渠道,但是仍然缺少融合传播特性,即:单一题材仍然只针对单一渠道传播,少部分题材可以打通网络和电视的界限。随着技术的不断发展,重大主题纪录片也许可以突破渠道限制,从立项初期,就充分考虑电影、电视、网络、以及国际的传播需求,在制作过程中为不同的渠道预留传播切口和渠道,形成二度甚至三度传播的效果,叠加传播效应。

  (三)体量的两极化

  从纪录片体量上看,新时期的纪录片正在向两个极端发展:越来越短,亦或越来越长。重大主题纪录片中不乏精彩的片段瞬间,在常规纪录片创作中,这些片段会作为完成叙事的构成,但是在短视频快速发展的今天,这些片段可以借助短视频网站的力量,以50秒以内的传播方式迅速击中观众,达到传播目的;另一方面,由于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的成立,以及中国对公益院线的政策扶持,都从另一个侧面激发了纪录电影的创作热情。

  二、国际市场重大题材纪录片的定义和范畴

  纪录片是国际影视节目交易中的一项较为重要的节目品类。世界各国生产制作的纪录片走向国际市场,纪录片不仅传播了文化,同时也成为各国观众喜闻乐见的高端影视娱乐消费内容。在国际影视市场,各类节目在交易的需要下被进行分类,例如:自然、野生动物、军事、历史、科学科技、宗教、生活方式、真实娱乐等等。与此同时,各个纪录片制作发行单位也会重点推出他们的“重大主题”节目,这些节目通常都具有大制作、知名主创团队、国际获奖作品等特点。

  (一)国际“重大主题”纪录片范畴

  同时,如果从内容主题的角度对“重大主题”的范畴和定义,根据国际市场的交易管理,重大主题的主要范畴包括:

  1.重要历史、考古内容或者关于他们的新发现;

  2.重要科学、科技领域的突破;

  3.对于宇宙的重要探索;

  4.具有全球知名度的重大历史题材:战争、人物、事件;

  5.具有时效性的重要国际大事揭秘:奥运会、世界杯、坠机事件、校园枪击案等;

  6.大型动物族群、动物迁徙、濒临灭绝的动物追踪类节目;

  7.与国际经济、社会、科技发展密切相关的重要发明或者经济发展。

  以上这些类别也会随着国际市场变化而产生一些变化,但是这些分类方式可以参看各大纪录片公司每年在重要的国际电视节目交易市场的发布的节目目录册上“特别节目(Special)”,都会标注出本年度该公司最重要的节目,而这些通常也就是上文所述的重大主题纪录片。

  (二)国际“重大主题”纪录片体裁构成

  从体裁上来看,纪录片也分为单片(one off)、系列纪录片(series)。随着纪录片运营的市场细分,还出现了为新媒体播出而设计的短纪录片和系列短纪录片,以及季播长系列纪录片等。但是对于重大主题纪录片(Special)来说,通常以单片或者6集以下的短系列纪录片为主。

  近年来,一些大制作成本的纪实剧以其叙事方式与电影、电视剧更近似,题材大多为宏大历史、战争、英雄传奇等内容而成为“特别节目”的榜首。这类节目以其收视率高、除了适合于纪录频道之外,还能适合其他类频道等特点,受到更多国际买家和播出机构的关注。

  在这个方向上,各大制作公司都有所布局,比如美国国家地理布局探索宇宙的纪实剧《火星时代》,BBC布局野生动物题材,出品以野生动物家族兴衰史为主题的《王朝》等。而早在这一层面上比较有代表性的是美国历史频道,从《野蛮人崛起》,到《建造美国的精英》和《世界大战》,再到2018年获得艾美奖日间最佳摄影奖的《南京之殇》,都是这一类型的节目代表。

  三、新时期中国“重大主题纪录片”面临的挑战与机遇

  在新的历史时期,中国重大主题纪录片被赋予新的历史使命,一方面,中国纪录片受众观看习惯正在日益分众化,另一方面,国外纪录片受众对中国的好奇心,正在从历史文化转向军事、科技、经济等方向,这是中国国力增加的显著标志,但是对于中国重大主题纪录片的创作与传播来说,既是机遇,也是挑战。

  从央视九套纪录频道的开播、到中宣部、广电总局等机构的多项纪录片扶持政策推出,都代表着中国试图在纪录片领域进行文化输出的决心和尝试。中国是纪录片的富矿,这是因为中国不仅仅拥有悠久且波澜壮阔的历史和文化,而且在高速发展的今天,中国用短短几十年走完了发达国家几百年的道路,这种时间与空间的挤压和爆发式增长,使得中国社会内部各个领域都呈现出一种复杂且多样化的特征,这些特征是中国纪录片可以繁衍生息和壮大的土壤,而对这些特征的描述和表达,将考验中国纪录片制作者和运营者的智慧。

相关信息
主管单位:湖北省文艺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今古传奇传媒集团《戏剧之家》杂志社 国际刊号:ISSN 1007-0125   国内刊号:CN 42-1410/J   邮发代号:38-559
戏剧之家杂志社采编部版权所有@未经本刊授权,不得转载本站资料。如有侵权联系投稿邮箱